美女书法家“君子和而不同”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17-01-08 13:37
  与男人相比,女人灵秀,按照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的说法是“水做的”。只是她们除了像男人一样要在职场上打拼外,还常常要“相夫教子”,操持家庭,而无暇丹青翰墨。在古代,作为“内人”的女人要学的是“女红”即针线、纺织、刺绣、缝纫等手工,加之封建科举制度禁止女人参加科考,这样一来绝大多数女人与书法无缘,女书法家更是寥若晨星。不过,她们不写则已,一写惊人:
  今天,广东也有活跃在全省各地的女书法家,多达数百人,其中不乏全国书法名家。她们中许多人自幼习书,功力深厚;也有些人是改革开放以后来到广东,书掩南北之长。这些美女书家成为广东书坛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因此,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特别关注女书法家群体,从中提名十位优秀女书法家(省女书法家协会主席、副主席不参加评选)。经评审团评委无记名投票,获得提名的是:李安林、马晓红、吴少兰、张惠、张仁香、崔青云、陈爱弟、钟碧彩、徐磊、刘晶。
  这十位女书法家都属于中青年,但年龄跨度很大,有的相差二十多岁。其中李安林、马晓红、吴少兰、张惠早在全国书法大展中崭露头角,已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李安林专于草书,植根于“二王”,既有狂僧怀素的豪气,又兼黄庭坚纵横的笔风,此等才情,于女书法家中实属罕见;马晓红书法专业“科班出身”,善篆能楷亦爱书草,草书风流跌宕,余韵清远;吴少兰以书法修身,追踪汉隶,又兼篆籀,取法高古,结体朴拙而有意趣;张惠得《书谱》笔意,但写得简静平和,墨色润厚,恬淡雅宜。张仁香、崔青云、陈爱弟、钟碧彩、徐磊是省书协的会员,活跃在广东书坛。张仁香出碑入帖,既有碑的拗峭劲健,又兼帖的风流雅逸;崔青云能隶善行,书有逸气;陈爱弟醉心魏碑,用笔方刚刻利,有野逸气韵;钟碧彩法出钟繇,又参王隼笔意,小楷古拙浑朴;徐磊的行草善于拙中藏巧,率意之中又暗含机趣。刘晶刚过而立之年,天资聪慧,能将敦煌写经与唐楷法则融合起来,并参以章草笔意,写出了灵活飞动的楷书新面目。
  春秋战国时期,秋胡在外地任职,多年没有回家,他的妻子为了排遣寂寞,竟然从她养蚕经历中得到启发,创造了虫篆书体,流传至今;东汉书法家蔡邕之女蔡文姬,从父学书,能真善草,为曹操背写了数百篇古典诗文;晋朝时卫夫人的书法名满天下,是“书圣”王羲之的书法启蒙老师;唐朝女诗人、书法家薛涛竟得米芾夸赞,说她“作字无女子气,笔力峻激”;宋代营妓马眄临习苏轼书体,大胆为苏轼代笔书写“山川开合”,竟获苏轼首肯;元代管夫人能书善画,她写的字与其夫赵孟頫极为相似,可以假乱真……当代女书法家萧娴、周慧珺更是巾帼不让须眉。
  “君子和而不同”。获得提名的女书法家的书法作品或凝重,或飘逸,或清丽,或俊拔,如花争艳,各有姿态,充分展现出了当代女书法家的个性和风采,也让观众看到她们恬淡优雅的心境和对书法艺术的执着追求。而她们的共同点则是对优秀传统书法经典的继承,同时又大胆求索,努力书写出能够表达自己审美理想和性情特点的当代风貌。
  当年,卫夫人看到少年王羲之写的真书“笔势洞精,字体遒媚”,不由得感叹道:“咄咄逼人!”书坛向来都是男人驰骋的天下,女书法家往往被人忽视。不过我相信,看罢这次展览以后,大家可能会有与卫夫人同样的感受:广东美女子书法家也“咄咄逼人!”
本篇编辑:admin